“快手”机长张立凡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王艳 李桂香  时间:2020-09-17 【字体:

首见张立凡,会被他阳光帅气的外形所倾倒,白白静静、文质彬彬,一副“书生气”模样;熟知张立凡后,则会被他另外的表象所折服,好学上进、沉着冷静、有条不紊,一副“老行家”作派。从杭州望江路过江隧道到南京长江五桥夹江隧道,张立凡在水下40米深的江底,用智慧与汗水演绎着“速度”与“激情”。

成长进步“加速度”

2016年7月,22岁的张立凡走出“象牙塔”,来到杭州望江路过江隧道,给排水专业的他被安排学习盾构机掘进技术。

杭州望江路过江隧道全长3587米,其中盾构段长1837米,采用两台直径11.75米的泥水复合式盾构机施工。盾构机长137米,重2100吨,由机械、液压、电气系统等多个系统组成。

“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盾构,一切都让我陌生而又新奇。”面对这个“庞然大物”和一摞摞密密麻麻的图纸,张立凡的犟劲也上来了,“我必须弄懂盾构机的构造、习性,尽快制服它,成为一名优秀的盾构机长。”

想要知道盾构机是怎么工作的,首先要明白盾构机是如何生产制造出来的。为了摸清熟悉它,张立凡主动请缨到工厂监造盾构机。

在工厂内,他虚心向前辈和老师傅请教,学习他们几十年的工作经验,以及同行前辈同事们对于盾构机各个部件的理解方法与原理,可谓下足了功夫。

“兴趣来了,根本不觉得累和苦。”张立凡谈起那时的经历,依然兴奋。“要学好开机,只有摸清楚这些大大小小的管子从哪来到哪去,控制阀在什么位置,才好操作。”

进口的盾构机,图纸、说明都是英文的,语言是难题,他就查字典,向外国金沙师请教;为了摸清泥水循环的走向,他就晚上一个人溜进工厂,打着手电筒一根根捋,摸清几十个液压阀、气动阀位置。四个月下来,张立凡熟知了盾构机上每一个设备、每一道管路走向、每个泵站、电机的工作原理及其使用方法。

摸清了盾构机构造后,张立凡又意识到,光在工厂里研究、纸上谈兵是不行的,要操作好盾构机,必须要进行实战磨练。经过深思熟虑,他要求到掘进距离长、风险大的苏通管廊跟班学习,为杭州望江路隧道掘进做准备。

2017年10月,张立凡驾驶着“钱江号”盾构机,从钱塘江南岸出发,开始左线隧道掘进,在这里,他跳过机长助理被任命为操作手。

一般情况下,盾构专业对口的毕业生,需经过一个项目任机长助理的学习期,才能在下个项目任操作手开机。而张立凡,作为非对口专业的新学员,跳过机长助理这个必修课,成为盾构机操作手。

2018年12月,张立凡完成钱江首秀,他驾驶盾构机,克服了江堤淤泥、沼气、圆砾等不良复杂地质和潮汐的影响,顺利穿越钱江龙雕塑,2次零沉降穿越钱江大堤, 安全平稳到达北岸,近15000块管片拼装严丝合缝,无一渗漏,浑然天成。

短短两年,张立凡用双倍的努力,实现了从门外汉到盾构技术骨干、从学员到盾构机长的华丽蜕变。

时任望江路过江隧道盾构经理的徐慧旺称赞道,“张立凡上进心特强,悟性又高,学习非常刻苦,喜欢钻研,工作敢于负责,勤奋认真,干劲大,能吃苦,进步很快,是今后新学员成长进步的榜样!”

地下掘进“小快手”

“我们今天晚班推了12米,机长太牛了。”“每次都你们工班推的最快,你们的机长真厉害。”在五桥夹江隧道项目,张立凡成为工人嘴上“牛气”、“最快”的机长。

2018年年底,从杭州望江路过江隧道下来,张立凡就风尘仆仆转战南京长江第五大桥夹江隧道,凭借穿越钱塘江的施工经验和良好口碑,成为盾构机机长。

这次与张立凡日夜相伴的,是刀盘直径为15.46米的超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,他要和同事们一起操控着这台世界最先进的盾构机,克服超浅埋始发、江中冲槽段、富含水地层及步行桥等重要建筑物的风险,完成2次始发、4次穿越大堤、2次接收的江底历险记。

2018年12月26日,南京长江五桥夹江隧道右线始发了。盾构管理人员分为三个班组,实行两班倒。张立凡作为机长,几乎每班都比其他班组推得快。在左线盾构隧道掘进中,张立凡他们总结右线隧道施工经验,一边抗疫一边金沙施工,120多天打通左线隧道,创造了单班掘进12米、日掘进20米、周掘进118米、月掘进424米的施工奇迹。

“要推的快,不能蛮干。”张立凡有自己的“快字经”。

超大直径盾构机对张立凡来说是第一次,虽然与望江路过江隧道盾构机构造差不多,但两个项目位置不同,地质、风险也不同,不能照搬穿钱塘江的经验,他认为,首先要摸清、找准这台盾构机的习性。

张立凡把经验清零,姿态放低,再次与盾构机较起了劲。无论是睡觉、吃饭、上下班,他时时刻刻都琢磨着,直到把这个长140米、重3500多吨的庞然大物研究透彻。

“因为张立凡对盾构机了如指掌,这个庞然大物,在他的手上是服服帖帖,他根据测量导向系统给出的参数,该往下、往上调多少,就能调多少,盾构机姿态调整平缓。”机长助理靳宪贺对张立凡盾构机精度误差控制的能力极其佩服,也从他的身上学到了许多开机经验。

“当然,当机长,不仅仅是开好盾构机就行,而是相当于井下的‘一把手’。”张立凡说,开机、拼装,调度管片、箱涵,物资材料调拨,与同步施工的协调,井下所有工序都要安排调度。他就向其他经验丰富的前辈讨教,看图纸,与金沙部积极沟通,对井下所有工序进行摸查调研,分出轻重缓急和先后顺序。

“除了对盾构机和每个工序的熟悉外,我还提前准备,把掘进与拼装等工序做到无缝衔接。”张立凡说,在确保安全、质量的前提下,以“超常规、争第一”的思想,优化方案、工序,进而优质高效作业。

“面对五桥夹江隧道充满挑战的复杂地层和重重风险,张立凡工班平均每小时推1米,单班掘进12米,这个速度在15米直径的大盾构里实属罕见。”南京五桥夹江隧道项目盾构经理陆野说。

解决问题“多面手”

江底的世界是一个未知的世界,不可预估的因素非常多,如此的庞然大物在江底运行,一旦出现意外,对整体推进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
“盾构施工中,小问题小状况时有发生,作为机长,我的职责之一就是快速找到问题并解决它,或者在不影响整体推进的情况下,选择恰当的时间进行维修保养。”张立凡说,“这也是我比别人快的独特技巧,只是让故障处理时间占比最短。”

在南京五桥夹江右线隧道推进到568环时,由于搅拌器转不起来,开挖仓出渣不畅,导致大量石块堆积刀盘底部,致使盾构机刀盘卡住,施工一度陷入停顿。为了让盾构机尽快转起来,张立凡积极为领导、专家提供现场数据材料,配合他们不断调试盾构操作参数,为“接收端加固,人工进仓打捞”的方案调试转动盾构机,最终成功转起刀盘,不到半月右线顺利出洞。

“作为机长,张立凡每天12个小时都保持高度专注,时刻注视着屏幕和设备上各个参数是否正常。操作台上放置四台对讲机,桌面上九个视频实时监控画面,与各个工作面的工人随时保持联系,把控盾构机各个工序。”副机长王双胜认为,张立凡对推进参数很敏感,能预判风险,及时处理。

盾构表面与地层间的摩擦阻力不均匀,不同推进部位千斤顶参数设定的偏差、地层软硬不均、隧道曲线和坡度变化以及操作等因素的影响,都会使盾构推进中会产生一定的偏差,而当偏差超过一定限值时,会造成隧道衬砌侵限、盾尾间隙变小,进而使管片局部受力恶化,造成地层损失增大,导致地表沉降加大。所以在掘进中,必须采取有效技术措施控制掘进方向,及时纠正掘进偏差。

每遇这种情况,张立凡会及时优化盾构推进参数控制地表沉降,减少对构筑物的影响,他还实时根据地表沉降监测,严格控制总推力、推进速度、排泥量等,减少泥水压力波动,保证均匀推进,避免对土体产生大的扰动。同时加强泥浆管理和出土量监控,防止超挖和欠挖。

“工作中有自己的想法,特别善于抓盾构施工进度,各工序各环节,他按秒卡点,哪一环节出问题,都能靠上去积极解决,是五桥推进效率最高的机长。”盾构经理陆野曾这样评价张立凡。

奋斗的青春最美丽。如今的张立凡又奋战在建宁西路过江隧道的征程上,认知的边界又拓了一程。他从一个起跑线冲向另一个起跑线,挥洒的是汗水,收获的是一个个闪光的青春坐标。


乐虎国际APP安卓下载龙8客户端优发国际网页版